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百七十九章 切磋

作品:原神从刻晴开始|作者:爱吃鸽子的猫|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1-06-12 03:47:06|下载:原神从刻晴开始TXT下载
  西风骑士团的团长法尔伽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结合各个角色语音对他的评价来看,这大概是一个实力高强,对身边的人十分关心,热衷于提升自己,不想被骑士团的杂事所束缚的人。

  至于他的实力有多少?不清楚,但是可以确定的是他的武力值就连身为愚人众执行官中的战斗狂达达利亚都非常推崇的存在。

  在达达利亚的语音之中他单单是想到有朝一日能和西风骑士团的顶点、传说中的北风骑士交手,整个人就已经兴奋得不断颤抖了。

  那么问题就来了,众所周知,蒙德的四风守护分别是东风之龙,南风之狮,西风之鹰,北风之狼。

  按理说北风之狼应该是指那只庞大的奔狼领领主,曾经能够跟建造出高塔的魔神选卡拉庇安齐名的王狼安德留斯,那北风骑士呢?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呢?

  但骑士很多人都被安德留斯的名号所误导了,其实安德留斯只是一只普通的远古魔神残魂而已,跟北风之狼并没有多少关系。

  为什么这样说?因为四风守护是在巴巴托斯成为风神之后才有的,而四风守护真正开始运转的时期,是在千年之前,「南风之狮」(也就是狮牙骑士温妮莎)驱除贵族,「西风之鹰」(西风骑士团)初创成型,「北风之狼」流浪归来、定居狼林。四风流转,重生的自由之城百废待兴.(以上来自于温迪的角色PV)。

  而这里的北风之狼指的就是北风骑士,之所以被称为北风之狼是因为与他流浪的伙伴是一只狼。

  在那只狼死后,北风骑士用自己的剑作为墓冢,将狼埋葬在远离城市的郊野。然后北风的骑士从此抛弃城塞,心怀狼的自由,再随风流浪,北风骑士的称号却留了下来。

  所以说北风守护跟奔狼领的那位其实并没什么联系,就单单是名字相似而已。

  话又说回来,千年以来,能够继承四风守护的称号的,无一不是有着强大的实力或者拥有巨大的潜力的人,不然怎么守护蒙德。

  这样看来的话,这法尔伽的实力或许不会输于东风之龙特瓦林?

  可是等到进入了房间之后,郑月还有刻晴都露出了意外的表情,因为坐在办公桌之位上的并不是高大的男人,而是一名绑着马尾的金发女子。

  “嗨,琴团长,我来啦,还给你带来了两位贵客。”温迪打了声招呼,惊醒了正沉浸在工作的世界之中的女子。

  刻晴看着眼前的金发女子,有些茫然,不是说骑士团的团长是名叫法尔伽的男人么?

  她身边的郑月在听到了温迪的称呼之后立马就反应了过来,原来现在的骑士团已经注入了灵魂了。

  可是,为什么?郑月不明白,琴是在这时候当上骑士团的团长的吗?要知道现在的时间段法尔伽可还没有去远征呢。

  “你来了,吟游诗人先生。”听到了温迪的声音之后,琴抬起了头,不过看见了温迪身后的两人后,她觉得有些意外。

  在温迪的介绍之下,琴知道了郑月两人的身份,而郑月也知道了为什么琴会在现在的时间段上任了团长一职,还有为什么琴跟温迪看起来这么熟。

  就在不久之前,这位古恩希尔德家族的天骄之女在她的生日之上被赐予了蒲公英骑士的称号,并且在众人羡慕的目光之中,她成为了大团长法尔伽的副手。

  从那天开始,她的地位可以说是扶摇直上,成为了骑士团之中只在大团长之下的人。

  可是,随着地位的提升,烦恼随之而来。

  在她成为了团长的副手之后,那个洒脱而散漫的北风骑士直接就把骑士团中大大小小的事务都交给了她来处理,并且跟她解释说,她作为副手的职责就是为团长分担工作,这样大团长才有精力做更重要的。

  琴没有办法拒绝,只好答应了下来。

  在巨大的工作压力之下,琴自然没有这么多的时间再跑到风起地的神树地下释放心中的压力。

  但是压力不释放也不行,所以她就找到了能够弹奏出让自己沉浸其中的曲子的温迪,于是这一来二去的,这两人便熟悉了起来。

  温迪这段时间以来天天有酒喝,小日子过得这么滋润,可以说这离不开琴的支持。

  同样的,温迪今天会过来也是一样,接到了琴的委托,过来为她开个专场。

  在听过了温迪的演奏之后,郑月不得不承认整天摸鱼的风神认真起来还是非常厉害的,这一曲下来不止是琴,就连他还有刻晴的心中都有所悸动。

  不过在结束了演奏之后,温迪又恢复了往日那散漫的样子,并且笑嘻嘻地从琴的手中接过了报酬,从钱袋子的大小来看,这一场演出花费了琴不少的摩拉。

  除此之外,郑月还注意到了一件有趣的事情。

  那就是温迪腰间的那枚被他成为玻璃珠的仿制神之眼,不论是他凭空变出一把木琴,还是收起摩拉,琴始终没有怀疑过温迪把东西放在了哪里,也就是说琴这枚玻璃珠当成了温迪的神之眼。

  不过以普遍性理论而言,温迪腰间的这枚假眼做得确实要比市面上的那些假眼要精致很多,看起来和真正的神之眼没有什么差别,搞得郑月有点想让他也给自己做一个。

  温迪的事情忙忘之后,郑月终于等到了和他打听消息的机会,同时他也知道了为什么在温迪干完了正事自己的任务依旧没有显示完成。

  那时因为巴巴托斯的正事并不是在自己的帮助下完成的,无论是他的情诗速成班又或者是琴的专场。

  不过现在并不是纠结于任务的时候,更重要的是跟这位古老的神明打听一下这个有关世界的情报。

  于是琴还有刻晴离开了这里,房间之内就只剩下了郑月还有温迪两人。

  “少年,你知道规矩的吧?”温迪看向了这位非常奇特的少年,这个人身上的风非常奇怪,他无法了解。

  “懂的懂的。”既然要打听情报,郑月自然是准备好了报酬,他相信这报酬不会让温迪失望的。

  只是现在琴刚上位,骑士团中的内鬼还没肃清完毕,稳妥起见郑月在温迪的耳边低声了几句,温迪意外地看了他一眼,随即两人消失在了原地,留下了两个幻影,其中温迪的幻影慢慢地弹奏了起来。

  “豁,好有生气的洞天!不错嘛少年。”一进入郑月的小世界,温迪就叫了起来,同时他的内心也在惊讶,刚刚自己可是完全没有察觉到他带了洞天的钥匙,看样子这个人身上的秘密不少啊。

  不过谁都有自己的秘密嘛,温迪也没打算问,更何况现在还有别的东西在吸引着他,那就是桌面上的酒。

  在郑月没有反应过来之前,温迪就已经自觉地坐了下来。

  “好酒啊~要是再经过时间的沉淀酒更好了。”温迪细细地尝了一口之后称赞道:“你好像有很多问题想问我,看在好酒的份上,不妨说出来听听。”

  “那我可就问了啊。”

  “问吧问吧。”温迪再次尝了一口酒说道,还别说,这酒真的就像用风酿制出来的一样,口感太棒了!

  “我想了解一下当年坎瑞亚还有深渊的事情。”

  郑月的一番话差点让温迪口中的酒都喷了出来,但是秉着好酒不能浪费的思想,温迪硬生生地咽了下去,憋得满脸通红,直接吓了郑月一跳,有必要这么大的反应吗?

  “咳咳~”温迪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老一会儿才缓了过来,他盯着郑月看了老半天后才摇了摇头说道:“少年呐,换个问题吧,这里面的水太深了,你连神之眼都没有,把握不住的。”

  还没等郑月说话,他又自个儿解释道:“你看再蒙德之中,这么多的诗篇,有哪些诗篇敢说起这个呢?再看看你们璃月中的古籍里,又有哪本书上面有关于那里的事情呢?对吧?”

  说完之后他愣了一下继续说道:“不对啊,你怎么问我这个,老爷子没有跟你说这东西的危险性吗?”

  这些事情钟离当然跟他说过了,只是他还是不死心地想看看能不能从温迪这里打听些东西而已,但是很显然,这个想法行不通。

  郑月还有温迪要干什么琴不知道,刻晴也不太清楚,不过郑月没给她说这些东西自然是有他的道理的,所以刻晴没有刨根问底,该知道的她总会知道的。

  “刻晴小姐是第一次来蒙德吧,不如就由我带你去蒙德城中转一转可好?蒙德城中可是有不少有名的建筑的,我们蒙德城大教堂怎么样?”看见和自己一同退出来的刻晴,琴试着邀请道。

  怎么说刻晴的身份也是七星的备选人,琴自然不能冷落了她,说不定以后还要和她打交道呢。

  “谢谢琴团长的好意,琴团长叫我刻晴就好了,”刻晴并没有拒绝,只不过相较于蒙德城中的一些知名景点,刻晴还是比较想了解一下这个统治着整个蒙德的组织,西风骑士团。

  所以她回道:“相比于城中的景点,不如琴团长给我介绍一下西风骑士团可好,我可是对于能够有条不紊地治理好蒙德地区的西风骑士团向往已久了。”

  “没问题,”琴笑着回答道,其实她也有很多东西想向这位已经成为备选七星已久了的算得上的前辈的少女请教了:“那刻晴你也不要叫我琴团长这么生分了,直接称呼我琴就好。”

  说完之后,琴便带着刻晴在骑士团中参观了起来。

  与璃月的千岩军不同,西风骑士团这边的分工似乎更加的明确,所要完成的工作也更加的多。

  就像游击小队、侦察骑士小队、骑兵小队调查小队等等,西风骑士们各司其职,守卫着这片自由的城邦。

  两人边走边聊,刻晴了解到了许多东西,琴自然也学到了许多东西。

  而且聊得越多,她心中对刻晴酒越惊讶,也越佩服,因为这位七星的备选人实在是太厉害,很多她所问的问题这位名叫刻晴的少女总能一针见血地点明其中的问题。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这位少女也仅仅是比自己大两岁而已,璃月的七星居然连备选人也恐怖如斯,怪不得璃月能够成为这么强盛的国家。

  转了一圈之后,两个少女离开了骑士团的大楼,来到了旁边宽阔的训练场之上。

  西风骑士团的训练场就位于骑士团大楼的后方,占据了一大片面积,此时训练场之上依然有不少的人正在努力地训练着。

  “这里就是我们骑士团的训练场了,”琴对着刻晴介绍道:“那些在中心区域训练的都是我们骑士团的正式骑士们,而外围的,多是蒙德城中立志成为骑士的青年们,在这里他们能够学习到关于如何成为一名骑士的办法。”

  刻晴点了点头,看向了训练场之中,有人在训练,也有人在切磋,同样也有人在热心地指导着后辈。

  骑士团的训练方法似乎跟千岩军们有所不同,刻晴边走边思考着,一路之上,不少骑士们都在主动地和琴打着招呼,看来这位新上任的副团长不是一般地受欢迎。

  “怎么样,刻晴,要不要来热热身?”训练场之中,琴指了指上面的训练台对着刻晴问道,她有点想看一看自己跟刻晴的实力差距到底有多大。

  “切磋吗?没问题。”刻晴没有拒绝,活动一下身体也挺好的,同时她也想看一看这位骑士团的副团长的实力到底如何。

  两人刚刚准备好,拿上了训练所用的剑走了上台,立马就吸引了周围的骑士们的注意力,他们聚在了一起,看着台上的两人小声地讨论道。

  “快看,副团长要跟别人切磋!”

  “哇,副团长对面的人是谁啊?好漂亮啊。”

  “你们说她们两人谁会赢呢?”

  “废话,当然是副团长赢啦,据说副团长都准备要进入四阶了。”

  ……

  台下的情况并没有对两人造成什么影响,不过刻晴还是握紧了手中的剑,看向了对面的琴。

  琴并不清楚刻晴的实力,但这并不妨碍她出招就用出全部的实力,身形一闪,琴手中的剑向着刻晴刺去。

  琴一出手,刻晴就大概估算出了琴的实力了,对于琴的攻击,她并不惊慌,提剑一挡,两人手中的剑碰在了一起,发生了一声闷响。

  不过出乎两人意料的,刻晴多退了一步,直到发力的时候,她才发现,昨晚玩太久了,今天没能全部恢复过来,有些腿软,还好琴没有突破四阶,不然现在的她估计会更加狼狈。

  战斗之中容不得刻晴想别的东西,她身形一动,两人再次碰撞起来,你来我往的击剑,引得台下的人们惊呼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