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50章 定陵杜氏

作品:三国之黄巾少帅|作者:隔壁的小蜥蜴|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1-06-12 03:37:17|下载:三国之黄巾少帅TXT下载
  “真的结冰了!”定陵杜氏府邸之中,戏志才按照张钰所言,以硝石放入水中,量达到一定程度后,水果然开始结冰。

  “没想到我等凡人,居然也能施展此等仙术!”黄忠感慨,主要是高兴,夏天能用冰真的很幸福。

  按说大户人家,都会有冰窖。

  冬天让下人去山上凿冰存于其中,等到夏季就能享用。

  只是最近几年,冬季都不是太冷,这三伏天刚到,基本哪家冰窖里都没冰可用了。

  “可惜教主吩咐过,这冰也只能用于消暑,没办法直接吃,而且耗费的硝石有些多。”戏志才摇了摇头,“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教主也说了,只要把这冰晒干,把硝石晒出来,那么就可以反复利用。”

  有这个消暑的办法,再加上这次带出来的仁丹,基本上三伏天打打仗问题也不大。

  官兵那边可没有这个便利,戏志才甚至都想着,要不要趁着三伏天干一票大的。

  两天前,他们一行人抵达定陵,自然是攻占了这里。

  杜氏嫡系子弟一个没跑掉,全部被拿下。

  至于旁系,见数万贼人气势汹汹,也是怂在家里,只求别波及到自己。

  好在这些贼人没有做太过分的事情,仿佛就是把这里当做是休整的地方,偌大的坞堡被当成了据点。被俘虏的杜氏嫡系也没被虐待,甚至被很客气的招待着,除了不能离开。

  “志才,没想到你居然投贼了……”一个年轻的身影进来,看向戏志才摇了摇头。

  “子绪,实话实说,戏某就没有投不投贼的说法。我本来,就是太平教的信徒。”戏志才摇了摇头,“安心好了,过几天我们就离开,最多带走你们这里一些钱粮。”

  “就没见过那么厚颜无耻的,霸占人家府邸,抢走别人钱粮还那么理所当然的。”杜袭在戏志才面前坐下,以前在颍川书院,最多觉得戏志才不太正经,不过人还不错,主要是头脑可以。若非出身,早就应该举孝廉了。

  在书院里面,和戏志才的关系不算好,不过大家也算认识。

  只是现在看来,自己是不是在书院里面得罪过这家伙,被他这样报复……

  “话可不是那么说,子绪,你说家里进贼,结果什么都没有拿就走了……这官兵过来,他们相信你们是无辜的?”戏志才反问。

  杜袭哑口无言,好像的确是这样。尤其最近这几年,这地方官兵也跟着贪起来,难得有借口洗劫一番,怕是不会放过那么好的机会。

  “结果,你劫走我家的钱粮,我还要谢谢你?”杜袭神色古怪的看向戏志才。

  “不谢也没关系,反正戏某也习惯做好事不留名。”戏志才一本正经的说道。

  “志才这两年到底经历了什么,感觉脸皮都厚了不少。”杜袭调侃道。

  “遇到了个值得托付的人,然后做了许多大事。这次过来颍川玩玩,其实也打算会会昔日的好友同窗,顺便看看谁有兴趣,跟我去做一番大事的。”戏志才看向杜袭。

  颍川杜氏在杜袭曾祖这一代开始起家,祖父那一代到巅峰。

  父辈却受祖父牵连,没有能够出仕。不过杜袭和杜基两兄弟都有贤能,戏志才心里很清楚。

  这次来定陵杜氏,杜基姑且不说,这杜袭肯定要想办法招揽。

  如此一来,以后类似这种奔袭的任务,交给他来随军就好。

  “你这种大事,可是要掉脑袋的。”杜袭摇了摇头。

  “欲成大事,当然要担着点风险。”戏志才笑道,“直说了,我从泰山过来的,现在是泰山郡的郡丞。官面上,是这个身份。”

  杜袭闻言张了张嘴,最后什么话都没有说。泰山郡的情况颍川有传闻,一伙流窜在泰山山脉的黄巾贼人,混到泰山郡守的位置,实在无法想象。

  现在大概懂了,戏志才帮忙出谋划策,那一切的确会顺利许多。

  只是他更想不明白,泰山贼过来颍川郡干什么,还要冒充赵慈残部。

  “你们……你们是打着赵慈残部的名头,劫掠地方来了?”杜袭立刻想到其中关键。

  “子绪,你不该那么聪明,你这样我还怎么放你走?”戏志才笑道。

  “还不是你,诱导我说出这番话的?”杜袭没好气的怼回去,“就算杜某没说出这番话,你会放过杜某?”

  “或许呢?反正现在是不可能了!”戏志才摇了摇头,“反正你还有个兄弟,到底还有一条退路。教主并非那种目光短浅之人,如今已经开始开班授课,培养自己的人才。趁着班底没成,尚可雪中送炭,若是晚了,以后锦上添花,还要看他要不要。”

  “他?培养人才?”杜袭只觉得听到什么稀罕的事情。

  “教主本身才学并不低,年纪轻轻学识不亚于你我。不过这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他请来经学大家郑玄,为他授课三年……”戏志才低声说道。

  郑玄之名如雷贯耳,且说他昔日在颍川书院也讲过一段时间课。

  对颍川书院的学子来说,也算是授课恩师。

  “郑师没事吧?”杜袭可不认为,郑玄会那么好说话,为反贼授课三年。

  “只能说郑师的身体和精神,比以前好了不少。”戏志才笑道,“其实泰山那边的好东西不少,比如说满满的一个藏书室,里面的书籍全部对外开放,随便翻阅和抄录……”

  听到这里,杜袭的呼吸已经稍微有些急促起来。

  任何一个读书人,都无法拒绝满满一屋子的书本。尤其还可以随意翻阅抄录。

  见杜袭已经心动,戏志才饶有兴致的说道:“郑师曾经询问教主,免费开班授课,想方设法收集书籍,难道就是为了给自己培养人才?当时教主是这样回答的……”

  横渠四句最初只是张钰说给郑玄听,后来郑玄说过孙乾和国渊听,两人在课堂上说给学生们听,最终是传到每个人耳中。

  如今通过戏志才之口,传入杜袭耳中,依然是震耳欲聋,发人深省。

  “子绪,如今奸臣当道,宦官擅权,陛下昏黜……在他们那里,你能看到希望吗?”戏志才眼看对方开始沉思,立刻补刀,“我认识的杜袭,可不是贪求荣华富贵之人。”

  “志才又在激我……”这点伎俩激不到杜袭,除非,他自愿被激,“也罢,既然你说得如此美好,便随你去泰山看看。只是说好了,若不满意,我要走,你不能阻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