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四百五十章 堡垒外的灯塔

作品:大宋铁甲军|作者:家家哥|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21-06-11 23:45:36|下载:大宋铁甲军TXT下载
  再说柴林等人,上了座头鲸号,一路飞奔,回到了琉球岛上。

  港口战船很少,只有五艘盖伦船是预防大食浦家船队的。

  柴林考虑再三,矮马港位置太重要了,他是向广西、大理、吐蕃贸易的前站,断然不能有失。

  立刻把邹润叫了过来港口。

  “邹副队长,现在有个艰巨的任务要交给你。”

  “大人吩咐就是。”邹润抱拳道。

  “好,带领本部五百名陆战队,即刻出发矮马港。接替公孙军师驻守矮马港,把矮马港防御工事向外围扩大一下,然后固守矮马港,严禁出击。”柴林安排道。

  邹润看了看地图,思索片刻,说:“钦州府兵不过千,人口不过十来万。我带领的五百陆战队可以轻松拿下啊。”

  “钦州和北方不同。这里官府不是主导,反而是地方上的土司豪强。兵不过千不错,但是地方的豪强队伍最少有六千开外。深山里还有许多部落居民,这些都是很头疼的问题。所以这里的事情切记着急,此地距离沧州太过遥远,咱们不具备两线作战的能力。”

  邹润点点头:“哥哥放心,我明白了,保证完成任务。”

  陆战队属于快反机动的队伍,很快集结了五百人,拿着包袱行礼,各种武器。

  第二天一早就登上两艘盖伦船出发矮马港了。

  柴林把那个林知府关押在琉球港口,然后带人去了数十里外的琉球堡。

  柴林离开的这几日,南洋生番还是接连采用袭扰战术,经常拿弓箭偷袭出堡垒的士兵,李应暂停了一切出堡垒活动,严防死守,敌人得不到什么便宜,但是沧州军士气有些低落。

  这仗打的憋屈,什么大辽、东瀛、高丽、朝廷大军都没惧怕过,遇到些南洋生番反而硬气不起来了。

  老梁的到来让士气提高了一大截。

  柴林以礼相待,为老梁安排沐浴更衣,安排了单独的房间。

  “老梁,一路鞍马劳顿,又受了惊吓,你下去休息吧。”柴林安排。

  老梁拱手施礼:“大人为我儿子报仇,小人感激五内,受点劳累算什么。只是有一事不明,既然事情已经问明白了,为何不杀了那林知府。”

  “你想啊,咱们现在杀了他,他还是朝廷的大人,他是因公殉职。子女参加科举要加分的,还能优先做官,那岂不是便宜他了。”

  “的确如此,那应该怎么办?”

  “押解回沧州,公开审判。然后刊印案情经过,昭告天下。我们要的不仅仅是从身体上杀死他,更要从精神上杀死他,而且精神消灭,远远比身体消灭更为重要。”

  柴林说的很在理,老梁点点头,表示明白。

  老梁从怀里掏出一份秘方,举过头顶,说:“这是药方,说穿了其实不值一提,非常简单的一个药方。有一次我在山中采药,见一头中了毒箭的野猪,吃了这种草药,我采集这草药配伍,所以才有了这个秘方。”

  柴林并没有接:“再简单也是你的秘方,沧州军以信立下天下,岂能取人秘方。这样,你在我军中任职,为医护官副将,等同副将衔。年银二百两,外加沧州一套房,枯叶岛五十亩稻田。”

  老梁再三拜谢,下去房间休息了。

  邹渊有些不放心,问:“哥哥,他这秘方靠谱吗?”

  “在钦州曾经亲眼见过他治疗毒箭,可是这天下的事情就没有绝对靠谱一说。毕竟广西的箭毒木和南洋的箭毒木是有差别的。”柴林也不敢肯定。

  旁边李应说:“这些南洋生番阴魂不散,一到夜晚就出来偷袭,再有士兵受伤的时候请他治疗就是。不过今天我们在南门外百米设置了火油塔,只等生番一到立刻射燃火油塔,让他们暴漏在火铳的射程之下。”

  “好办法,李副将干的不错。”

  李应笑道:“这是邹渊想的办法,我可不敢贪功。”

  傍晚,已经是腊月上旬,夜色非常的黑暗。

  琉球岛气候炎热,小虫不断的鸣叫。

  数百米外出现了无数双黝黑的眼睛,南洋生番身上裹着泥浆,手里拿着弓箭,猫着腰悄悄的朝着琉球堡赶了过来。

  实际上南洋生番对于沧州军是异常的恐惧,从战斗开始,到现在他们阵亡将近五千人了,现在所有丛林中的南洋生番加起来也不超过两千人。

  但是他们的酋长说了,大食人金银全部在这堡垒之中,如果不能拿下这堡垒,他们小半年的工钱就发放不了,甚至也永远无法回到他们的家乡了。

  城墙上,柴林端着望远镜仔细看,可惜夜色太浓,又不是夜视望远镜,啥也看不清。

  “来了。”数十米外挂着的灯笼忽然被射灭了。

  弓箭手准备就绪,拿火箭射向数十米外的猛火油灯塔。

  所谓的灯塔就是一个根高高的木棍上面顶着一大捆猛火油的棉花,火箭一过来,腾的一下就引燃了火光照亮了一大片。

  这样的火油塔有几十个,瞬间被点亮。

  一个个的南洋生番露出了狰狞的面孔,他们借助夜色潜伏的方法彻底失败了,火光把他们出卖了。

  陆战队的长火铳开火了,夜以继日的训练,为的就是战斗。

  砰砰,砰砰砰。

  百多米的距离正是射击的好位置,城头上的卧虎炮也开火了,轰轰隆隆的炮声如同打雷一般,闷吼着,身无片甲的南洋生番被打的惨不忍睹,一轮弓箭都没就退下去了。

  陆战队的刘大强,今天总感觉眼皮跳,刚才借着火光接连打死了四个敌人。

  当他想打第五个敌人的时候,突然从天空中飞来一支利箭,噗的一下穿透了,肩膀上的皮甲,轻轻的扎到了肩膀上。

  要是以往,这种伤最多就是自己上点药,但是这可是敌人的毒箭。

  “刘大强中箭了,担架。”旁边战友立刻呼喊担架。

  担架手猫着腰,快速的过来把刘大强放在担架上,抬到了堡垒里。

  新来的军医官不慌不忙,拔下来那支毒箭闻了闻,说:“小伙子,别紧张,没事,就当蚊子咬了一口,来,喝下这药水,一会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