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三百五十八章 要生了哦

作品:荣宁|作者:佛前青莲|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1-06-11 23:21:23|下载:荣宁TXT下载
  “交换?啥交换?”

  谢若宁觉得吧,这事儿古怪,也有阴谋。

  “我赠予你儿二十年阳寿,你把灵丹还给我们地府如何?

  这是我能做主答应你的条件。”

  鬼差很是认真的说道。

  “二十年阳寿啊?”

  听着呢,是好像挺不错的。

  谢若宁差点心动了。

  不过,倘若是之前的正君来和她做交换吧,她也就答应了。

  可她对现在这位鬼差,印像实在是不好。

  不说别的,之前强制性想把灵丹收回,就搞得她很不爽。

  你想,那时候,她身体也虚弱得很。

  万一灵丹收回,她身体垮了怎么办?

  人家压根没顾她的人身安危过!!

  现在,突然这么好的,要给自己没出世的孩子加二十年阳寿?

  这年头,阳寿有这么不值钱了?

  或者说,人家的鬼差权利有这么大了?

  随便一句就可以加了?

  要知道,之前正君可是因为地府的那个新系统出了漏洞,差点导致自己魂飞魄散。

  哪怕进入了自己的身体,元气也是大伤,要精心调养几年或者十来年的。

  自己那时候是要选择投放和上访的,闹了老半天,才勉强给自己加了阳寿的。

  还是两人讨价还价了半天,才加了一丢丢的。

  人家正君说了,倘若你的儿女没这么长的寿,你要这么长的寿干嘛?

  看着你的儿子女儿,孙子孙女一个个比你先死?

  承受一波又一波的白发人送黑发人吗?

  听着么,也是有道理的。

  本来古代结婚就早。

  有可能自己四十岁不到,就做祖母了……

  自己喜欢小孩子,肯定喜欢带在自己身边,倘若真走得比自己走。

  最重要的是,人家正君也提了,一波又一波。

  谢若宁那时候觉得自己是受不住的,所以才答应让他给自己加一丢丢。

  要不然,又有地位,又有银子又有寿,不香么?

  然后现在突然来了个鬼差,说给你的孩子加二十年阳寿。

  最重要的是,这个鬼差还害过你。

  换了是你,你相信吗?

  谢若宁是不知道别人,反正自己是不信的。

  鬼差看着谢若宁的样子是真的有点急。

  说真,要在她怀孕的时候,把灵丹逼出来,也是他的想法。

  主要是没试验过,不知道成不成。

  灵丹也是集天地之灵气所成。

  你说它通灵了,或许也是有可能的。

  要不然,当初不会“闹脾气”了。

  凡人的身体哪里有在地府好啊。

  可它们偏偏选择待在了凡人的身体里。

  鬼差的想法是,或者是人家在地府待腻了,所以想出来溜达溜达。

  现在吧,在凡人的身体里也一段时间了。

  谢若宁呢,也马上要生产了。

  大家都知道,女人生产是一道槛。

  用现代的术语说,那就是抵抗力,意志力,念力,战斗力是最弱的时候。

  在鬼差看来,那个时候也是把灵丹带走的最好时机。

  当然了,倘若谢若宁愿意自己交出来,更加好。

  要不然,他也不会来等价交换了。

  “可不能再多了,二十年,已经是极限了。”

  鬼差见谢若宁好像还是不满意,便赶紧说道。

  “那就算了吧,我想了想,还是灵丹在我身体里比较好,安全。

  这灵丹应该是比较有灵性的吧?”

  谢若宁见鬼差点了点头,然后继续道,“我觉得吧,这有灵性的东西,自己会找主。

  我们得顺应天命不是?

  大兄弟,我劝你,别逆天而行啊。”

  谢若宁摸了摸肚子,然后很是安详的说道,“我觉得吧,我现在和灵丹越来越融合了,唔,只要它不愿意走,我绝对不让它走。”

  鬼差:老纸代表地府问候你祖宗十八代……

  本来谢若宁对生孩子是有些恐慌的,没办法,对古代的医疗不相信啊!!

  像现代,你真难产,直接剖就行。

  哪怕是现代生孩子,都会有女人丧命。

  可生存机率总高些。

  可古代就不一样了。

  难产机率太大,特别是像自己这样头胎的。

  特别是像自己肚子这么大的……

  倘若不是鬼差过来,她差点要忘记了自己曾得到正君的赠寿的事。

  也就是说,这个躯体或许会有危难,但阳寿是肯定足的。

  要不然,那时候人家不会说一波波的白发人送黑发人了。

  再加上灵丹护体,也就是说不存在难产送命的事了。

  那自己还有什么好怕的?

  为什么还要和那鬼差做交换?

  万一没了那三粒灵丹,自己反而出意外呢?

  人家地府想用阳寿来换的,肯定是好东西。

  “你不要逼我?”

  鬼差有些不高兴了,真没见过如此不知好歹的女人。

  “我逼你?你想干嘛?

  我可友情提醒你,你们地府的规矩可比人间的律法严多了。

  你可别干出一些会让自己后悔的事情来?

  不是我吓唬你,你未必动得了我分毫。

  我可是有灵丹护体的人!!

  你自己知道灵丹的厉害之处的。”

  谢若宁很是不客气的反驳道。

  她其实是有点害怕的。

  只不过也知道,现在这种情况就是比谁底气足,谁唬得了谁罢了。

  自己能仗着的,就是这位身处高位,不敢轻举妄动。

  谁叫正君和她说过,越是高位的,禁锢之力越深呢?

  而正君和这位鬼差的衣服是差不多的。

  也就是说,二人的地位理论上是差不多。

  倘若真碰上小鬼啥的,那她倒还不敢这么嚣张。

  那鬼差本就不是个好脾气的,心念一动,左手画了个圈,一道金光便冲向了谢若宁。

  谢若宁原以为那鬼差是不敢动她的,哪知人家居然动了她,她自然是大叫了一声,然后从梦中惊醒……

  “怎么了?做恶梦了?

  不怕,有你相公我呢?”

  纪一帆一听见自家媳妇的尖叫声,便惊醒了。

  “嗯,做了个好可怕的梦呢……”

  谢若宁抹了抹额头的汗,心道,还好没事,自己还活着,还以为……

  不对啊,肚子有点……

  “表哥,我的肚子,好像有点疼……”

  最可怕的是,她好像感觉有点湿湿的。

  纪一帆早前的时候也有问过稳婆一些知识的,一看自家媳妇的脸色,便赶紧道,

  “快去把那些稳婆叫来,请大夫,准备热水……”